花椰菜可以这样吃:等等,我还是叫它白花菜吧!

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跟一位女性长辈去菜场买菜,她当时教我的选菜方法种种如今我都已忘得差不多了,只有一个印象还极深刻,她说菜市场里有两种菜她是不会去讲价的,一种是白花菜,另一种是啥忘了。因为这两种菜都不好照拂,“费心巴力才包起来这么一颗,相当不容易”。我从此对白花菜印象改观,然而改观是改观了,白花菜腻虫多、难洗仍然是阻碍我把它买回家的一座大山。



有白花菜,也有绿花菜,学名分别对应的是花椰菜和西兰花,光看学名很会让人闹不清楚它们俩谁是谁。就像我现在打出这段字的同时,也陷在一种“啥?谁是谁来着?”的天然懵当中一样.......用白色和绿色来区分就方便多了,要是亲眼看到那应该更不会认错了,我一直不觉得它们俩长得像。


同为花菜,很多人不喜欢绿花菜,嫌气味不好闻、生菜味太重等等等等,对于白花菜,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除了难洗之外,中规中矩挑不出毛病来。做法也不多,家常素炒或者炒肉、干锅里凑下热闹,肉汤里打个蘸水,别的好像就没啥了。在有限的做法里如何让它更好吃呢?这就是今天的主题了。



先从洗花菜说起,以前的花菜腻虫是很多的,藏在花冠里,无论怎么冲洗都不干净,所以花菜有专门的处理方法就是烫洗,将花菜划成小朵,用开水烫洗,或者直接汆烫一道,漏勺捞起来以后再漂洗干净,这样一来即使腻虫冲不干净,也有个心里安慰:反正都熟了,眼不见心不烦。我直到现在都用的这个法子,尽管现在已经没有肉眼可见的腻虫了。


漂洗好的花菜朵朵沥干水分,在让它们奔赴油锅之前想一想,如果想炝炒不添水的话,就要把花菜再撕小一点点,毕竟要直接由生炒到熟,不糊还带着脆劲,还是弄小点容易。用其他做法就随意一些了,大点小点都可以。

 

炝炒白花菜,姜丝、干辣椒丝入油锅炒香,放几粒麻椒提提味,然后下花菜,旺火兜炒,撒盐调味,尝尝咸淡,够了就可以转小火焖半分钟,开盖以后淋少许酱油炒匀,起锅既得。吃起来脆脆的,带着一点点干辣椒的焦糊呛香味。



 

清炒白花菜,相当于上一道炝炒白花菜的简化版,掌握不好火候或是怕呛的可以用这种做法。不用旺火招呼,正常炒香作料以后放花菜进去炒拌几下,然后兑点清水或是高汤进去,焖上锅盖,咕嘟一小会儿,收汁差不多花菜也熟了,撒盐调个味,清爽得很。


嫌颜色淡的顺手切几丝红辣椒绿辣椒进去和姜丝干辣椒一起炒香。在有青蒜苗上市的季节,切几段蒜苗进去更好,香得像在吃回锅肉(误)。


 

西红柿炒白花菜,这道菜怎么说呢,在有些人眼里就是黑暗料理吧?我觉着算是下饭菜。熟透的西红柿去皮,切块,在炒香的蒜末油锅里炒化,炒出浓汁来,再把切小的菜花放进去煨熟,充分吃透番茄汁的味道,提前撒盐。花菜虽然不太吸味,碰上这么浓汁的西红柿也要给点面子,浸入到那一些些酸甜里去。如果西红柿不够味,可以放少许番茄酱,或是辣酱提味。



素什锦,花菜、木耳、番茄、腐皮、青椒、胡萝卜这几样,切片的切片,撕小的撕小,清油淡炒,有甜有淡淡的果酸,还有事不关己的花菜自己的味道,想一想,这么素的素什锦你喜欢吗?喜欢就清炒来吃吃看。



干锅花菜,可以放肉,也可以不放,但辣酱或是油豆豉还是要有的,火力也还是要旺的,油要多一些。油烧热之后炒香辣酱、豆豉,再放花菜和其他配菜翻炒,加肉的话用五花肉,先煸出肥油来,再放菜炒。配菜方面,木耳、蒜苗、青椒、豆干都是不错的搭配。



花菜炒五花、腊肉,花菜炒五花肉,先把五花肉煸到肥油出来,再放花菜,花菜事先汆烫到半熟,炒起来比较合适,不至于把五花肉炒到太老。炒腊肉也差不多,过于咸的腊肉事先煮泡一下,换洗几次水,切成薄片再下锅,花菜可以直接生炒,中途加点水咕嘟一会儿,腊肉味融到汤里,更香。




腊肠炒花菜也不错,不论是甜味的广式香肠还是麻香咸香辣香的川湘香肠,切片和花菜一炒,各有风味,都不赖。


花菜火腿汤,咸香的火腿汤里煮什么菜好像都好吃,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

直接用火锅底料炒,省去自己配料,也不错,我试过,可以打80分。


(图片整理自网络)